文苑撷英

邵江涵 散文——《父亲的神奇厨艺》

作者: 邵江涵     时间: 2022-03-0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父亲的神奇厨艺


常言道:“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”。大雄有他万能的小叮当,我也有我的神奇老爸。作为一个纯粹的肉食主义者,疫情期间最让我难过的事情莫过于一肉难求。在连续三天梦中幽会脆皮五花肉之后,我大声地喊出了本年度最振聋发聩的声音:我想吃肉。

“没有问题,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腾肚子了”老爸露出了自信而又神秘的微笑。我一脸疑惑,难道父亲不仅有神奇的厨艺,还有未卜先知的囤货技能?怀着满肚子的好奇和期待,我找出了积灰已久的瑜伽垫,准备用一套平板支撑迎接即将到来的大餐。“虽然你锻炼的精神很感动,但你平板并支撑不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像一条上岸的鱼在翻腾。”老爸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富有感染力,仿佛在呼唤一个热情的敲击。“我很感动并决定今天就吃糖醋鱼吧”

然后我就被一双大手推进了卧室,“保密期间,禁止偷看”。即使非常好奇老爸在两道门后的厨房进行着什么样的仪式,但是作为一个有尊严的吃货,我选择带着一肚子的问号,紧张的等待最终的成果。

“好了好了,快点来吃饭啦。”父亲一声令下,我激动万分,直奔餐厅。未见其菜,先闻其香,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浓郁的番茄味,甜中带着一丝丝的酸味,非常的开胃。等到了餐厅,桌子上端端正正摆放着一盘精致的佳肴。金色的鱼肉花刀切开,炸至金黄,赤红浓郁的糖醋汁浇在其上,顺着缝隙缓缓的蜿蜒而下。比喷发的火山多了几分优雅,比晃动的焰火减了一丝暴躁。我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,轻轻一夹,鱼肉的外壳是酥脆的,隐隐有“咔”的一声,凭我多年的饮食经验,这绝对是挂浆炸酥过;慢慢咬下去,浓郁酸甜的酱汁下,鱼肉外酥里弹……等等,鱼肉会有这么弹吗? “怎么样,这鱼肉不一般吧”还没等我发问,父亲就抢先一步,笑嘻嘻地说。“好吃是好吃,就是太有嚼劲了,不太像平时吃的鱼啊”我有些茫然,父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说“傻妮子,这根本就不是鱼肉,是茄子呀”。

我瞬间失去了反应能力,虽然之前隐隐有感觉到一丝异样,但真正实锤落下的时候,还是未免有些哭笑不得。“老爸,你这是图啥呀”,看着桌子上那又是花刀又是油炸的香喷喷的“糖醋鱼”,我的心情有些复杂。父亲的语气却突然变得严肃中带着一些温柔,非常认真地说:“姑娘,疫情期间,所有人都不容易,社区的人忙着消毒排查,更多的则是和咱们一样都被隔离在了家里。但是,情况再紧张,自己不能慌,人的快乐是要自己创造,自己发现的,我们要学会在困难的时候自娱自乐,这才是生活。”

吃着叫做糖醋鱼,实际上却是糖醋茄子的我,突然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父亲做饭一贯好吃的原因。用心做饭,认真生活的人,手艺总不会差的,不是吗?

(运销集团  邵江涵)

上一篇:杨军 摄影——《醉春花》 下一篇:周豹 散文——《挖野菜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