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
孙文胜 小小说——《三个婆姨一台戏》

作者: 孙文胜     时间: 2022-02-21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三个婆姨一台戏


大美、菊花和小娥,三家呈品字形,挤在塬下一处背风的小旮旯。

平日里,男人们出门打工了,女人们我帮你吆鸡关后门,你帮我看娃织花布,就连谁心里冒出个羞羞话,都要头挨头,叽叽嘎嘎笑一阵儿。上月,小娥家买回辆蹦蹦车,她开始和老公起早贪黑地给工地送砖石。三个好伙伴白天就剩了俩。

春天了。菊花要到镇上买羊羔儿,大美想给儿子买换季衣服,俩人结伴就出发了。

镇子不大,集却热闹。菊花买好羊羔,身边不见了大美,就抱着羊羔沿街寻。绕过一个凉皮摊,转过一个成衣摊,就见大美手忙脚乱地在翻衣兜。原来她买衣服的钱不够了。差不多,就五元。菊花帮忙付了钱。

大美说,今天把脸面都丢完啦。

菊花说,那算啥,谁还没有个走麦城。

俩人说笑着回了家。借钱的事芝麻大,谁都没忘心里去。一晃过去了大半年。

这天,俩人在路边买芹菜。大美拍了下巴掌说,你看我,猪脑子,买衣服借你的钱都忘还了。说着,递过了五毛钱。

五元变五毛,菊花脑子里划过道闪电。她不想收,就往后退了几步说,这,这不用还了吧?

大美笑嘻嘻地说,拾到篮子都是菜,五毛也是钱啊,拉着菊花硬往口袋里塞。

菊花这下认了真。她说,大美,你借我了五元钱。大美一愣说,我记得就差了个小零头。

菊花说,真的是五元。

大美说,好,给你五元。末了又说,你那天要是不过来,老板不定给我免了呢。

你,你是说我给你帮倒忙了?菊花不由动了气。

三言两语扯不清,相互又撕不开面皮,俩人就气咻咻地回了家。

无独有偶。小娥最近也遇到了蹊跷事。晾晒的衣服,隔三差五就会丢几件。起初大家都说,靠近路边住,丢只鸡跑只狗是难免的。事情发生过三次,大美、菊花都觉得脸上无颜色。毕竟没抓住贼,而这里只有她们三家,谁好像都脱不了干系。

午睡起来,菊花出门倒垃圾,感觉墙头闪过个人影。再看小娥清早晾的衣服,清清楚楚少了两件。她追到路边,却只看到了灰土路上的车辙印。她怕还丢东西,就庄前屋后地转了转,巡到大美家的小柴房,她愣了下,抿抿头发回了家。

晚上,小娥发现衣服又不见了,气得站在豁口朝路边骂。大美出来了。菊花拿个电筒四下里照。谁这么贱,不偷东西好像手痒痒。突然,她了一声,惊得小娥围了过来看。隔着窗户,她指着大美家的柴房里说,你看,那是啥。

啊?我的衣服。

听到喧哗,大美出来说,我今天大门没出,二门没迈,衣服咋会在我家柴房哩?

小娥说,美姐,没说你拿的。怕是贼受了惊,顺手扔你家柴房了。

菊花说,依我看,是贼偷了没顾上藏。

扬场看风哩,听话听音呢。大美听出了话外话,就回了句,我偷了,也不会藏到柴房里。

小娥看她们把话撵高了说,嫂子们,散了吧,明天都有事要做哩。

事情看似平息了,大美却气得像打摆子,浑身忽冷忽热的。

秋风刮过,沟道里飘满了瓜果香。菊花和老公去摘核桃。半下午时下起了瓢泼雨。她忧心儿子在学校没人接,急得躲在崖头下抹眼泪。大美在门口绣牡丹,狂风掀翻了竹笸箩。她犹豫了一下,收回了小娥的花衣服,夹着伞,又接回了菊花和自家的小娃娃。收回的衣服,她装进了个塑料袋,挂在了小娥家的门鼻上。怕风刮跑,又放在了自家的柴房里。

傍晚,雨停了。小娥在门口喊,大美嫂,谢谢你,我把衣服拿回去了。大美出来说,你咋知道我把衣服放柴房了。小娥吃吃笑着说,我前天给门口装了微型摄像头。菊花俩口拉着核桃走进院,瞭见儿子在大美家堂屋写作业,脸蛋腾地就红了。

说话间,大美的儿子跑过来说,妈,我的作文得了93。大美接过来念了起来:我们小旮旯人家关系很和睦。菊花姨买羊羔,妈妈帮着她抱回家。妈妈买衣服钱不够,菊花姨借给她五元钱……听到这儿,大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小娥打破尴尬说,碟子碗也难免有磕碰。咱们好姐妹,不说这些了。菊花说,走,上我家吃核桃去。三个婆姨又乐乐呵呵地凑在了一起。

(运销集团  孙文胜

上一篇:杨新亚 摄影——《春江水暖“它”先知​​》 下一篇:李永刚 散文——《春到人间》